对不起,这是一个标题党。

我没有亏掉整个一千万,但过去一年,亏掉500万是有的。

先说说我是干什么亏掉这么多钱的。

搞抖音MCN

抖音短视频讲究精彩前置,好的,那我就把我的经验教训先讲一下。

1,MCN真的是红海,红的发黑了都。没有资本和影视相关的资源背景,很难做起来。

2,三四线城市搞这种互联网创业,太难了,地狱级的难度。

3,有创业伙伴真的很重要,一个人的能力太有限了。

4,流量思维最近两年特别火,很多人搞流量很牛逼,我也算半个比较牛逼的人了。但是单纯具有流量思维没用,在风险来临的时候扛不住。流量思维结合电商思维才是最牛逼的!(勿喷)

5,逆风时,保持好心态,翻不翻盘的无所谓

6,及时止损!及时止损!及时止损!及时止损!及时止损!

好了,正文开始。

19年上半年,我把原来做公众号的大部分账号都卖掉了,换回了400多万现金。

为什么卖掉呢?因为公众号的变现能力在下降,尤其是我们这种裂变涨粉丝,然后做内容沉淀下来,最后再去接广告变现的模式。

因为广告变少了。比方说我们那时候的大号「笔稿」(可能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号),一个月都接不到一条广告,而搞内容,成本是相当高的。

拿着这几百万,我轰轰烈烈的投入到短视频MCN里面去了!

做MCN能不能赚钱,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!能!

比如说青岛有一个头部的mcn公司(具体名字就不说了),去年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,他们有3个亿粉丝,每月的广告收入竟然超过了3000万,也就是说单粉平均每月产值0.1元。

能搞啊!

我粗略算一下,按单粉每月0.1元的产值,我搞个两三百万,就能把公司的运营成本赚回来了啊!

万万没想到,头部MCN的收入构成,是10%的头部账号贡献了90%的收入。

头部账号太难搞了啊!!!!!

我吭哧吭哧搞了大半年,最大的一个号也就200万不到。怎么赚钱?

第二个关键点,在于我把短视频团队放在了我的老家——安徽芜湖。这是这次亏钱中最关键的一个点,也许在深圳做的话,可能死的不会这么惨。

创业还是要选择地域生态的,比如杭州就有电商生态,北京就有内容生态,深圳就有技术生态。三四线城市,屁生态没有,政府收税收的还多!

另外,三四线城市招人太难了。第一是缺乏专业人才,第二,小城市的年轻人,太懒了,缺乏上进心!

举个例子,我们工作时就发现过,原定是5点半下班的,5点钟的时候还在拍视频,但是演员就跟摄像说:你快点拍吧,马上5点半要下班了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搞到后面,自己感觉实在是有些乏力了,那种怎么带都带不动的感觉。每天晚上六点开始,自己一个人待在公司里,哎……

当然,我觉得最重要的,可能还是刚开始的路子就走错了。

一个人如果成功过,那么他的成功经验,就会变成他未来最大的畔脚石。

我就是这样。

裂变涨粉—-内容沉淀—-广告变现。

这个路径在公众号里,让很多人都赚的盆满钵满。

所以我在搞抖音短视频的时候,第一个问题想得不是怎么赚钱,而是怎么涨粉。

只要有粉丝,还想什么能不能赚钱了,钱(广告主)会来找你的。

但是抖音真不是这么玩的。

第一,抖音基本上是个纯公域的流量池。这什么意思?意思就是你的抖音粉丝,既可以说是你的,也可以说不是你的。

简单一点说,就是一旦你的内容不行,数据马上就不行了。即使你有几百万粉丝,视频的质量不好,点赞数和一个只有几百粉丝的,可能都差不多。

因为看视频的大部分都不是自己账号的粉丝。

所以抖音短视频,真的是内容为王。

第二,抖音的确能赚钱,但是以广告为主要收入模式来赚钱的公司,能成功的真的太少了。这意味着,你的矩阵里必须得有那么几个超级大号,有足够现象级的,用户画像还是广告主喜欢的。即使你做了100个几十万粉丝的账号,总粉丝规模有大几千万,也并不能代表能接广告赚钱。

第三,这是我后来想明白的,抖音除了广告以外,赚钱的方法真的太多了!

所以我说,流量思维结合电商思维才是最牛逼的!大部分在抖音里赚钱的都属于这类的。

有没有粉丝,无所谓。投豆荚就是了

有没有私域流量池,无所谓。公域的足够大了

内容做不好?无所谓。一个视频发几十遍,也有足够的曝光量了。

最后,其实我在去年下半年就有感觉这事我做不起来了。但是沉默成本已经付出了三百万加半年的时间,自己还是抱有幻想,所以没有早点结束这件事,造成了进一步亏损。疫情的到来最终使局面更加恶化,才迫不得已将团队解散了。

到今天为止,我差不多已经休息了一个多月,期间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,也学习了很多牛逼的玩法。

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。

继续折腾吧……

折腾可能就是创业者的宿命……

前两天,一位长沙的朋友跟我说,他把公司的团队暂时解散了,现在自己正在……调整。

一年时间,烧掉380万,抖音1000万垂直剧情类粉丝,没赚什么钱。

四月份开始测试直播带货,投了一堆的各种资源、人力和财力,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心力憔悴。

剧情类的账号对视频质量要求高,所以他光设备就买了几十万。还有个豪华装修的办公室,租期还有半年到期。

他开玩笑的问我:“愿不愿意来长沙一起干?”

一个亏380万,一个亏500万,谁来当老大?

作为全国新媒体四小重镇(长沙、厦门、成都、青岛)之一,长沙有很多做公众号和短视频的大佬,彼此都很熟悉。

这家公司是长沙的牌面传媒,老板叫罗亮。

罗老板亏损的原因,和我之前的经历非常类似。

1,做之前虽然想到了要做垂直类目(美食),但还是以流量思维干这个事情,导致后期变现时出了问题。

2,选择了美食+剧情号这个赛道。虽然涨粉快,但是成本高,收益来的慢,带货转化低。

3,二线城市的优秀人才稀缺。虽然比三四线城市要好,但是一个优秀的编导团队还是很难招。而且团队流动性太大,尤其是创意类编导,来来往往,很难保证优质内容的连贯持续。

4,在2019上半年的时候,没有抓住机会拉几个500万粉丝以上的账号出来。剧情类账号的营收分布已经明显出现了头部垄断的情况,品牌广告资源集中分布在机构大号上。

5,员工和老板,如果心不齐,立场就会对立。三十多人的公司竟然会出现内部山头的小团队,出工不出力。一个人拉一个团队,一旦出现管理上的问题,往往很难力挽狂澜!

我在深圳还有个朋友,公司在南山科兴科学园,去年底进入抖音短视频,过年赶上了疫情。

至今颗粒无收,净投入260万。

短视频作为今年来最大的风口,热闹是热闹,顶级流量一个接一个的下场,但是真正能赚到钱的,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。

很多中小型团队,都在苦苦挣扎。

另外,直播带货这里面的水,也深的很!

刚才说了,罗老板是尝试过直播带货的,花了人力财力,却没有效果!

抖音的用户可能会一天到晚花几个小时看直播,然后买买买吗?难道他们不用做事?

之前我就认为,3月份开始火起来的直播带货,有个非常重要的背景是:

疫情影响下,原本的线下消费力向线上转移。

直播带货刚好赶上了这个时间点。

但是很明显,现在疫情基本已经结束,该工作的都开始工作了!而且今年经济不景气,大家兜里的钱都少了!于是:

线上消费力出现了明显的下降。

短视频用户的钱不好赚了,所以大主播们赚的都是谁的钱?

不管是赚用户的钱,还是赚品牌商家的钱,直播带货型的团队还是有赚钱的可能性,就看运营操作思路是否正确了。

可是内容型MCN就不好做了。

从年初开始,品牌广告开始断崖式下滑。而内容型账号,主要的盈利模式就是做大粉丝量级,然后等着广告主找上门。

但是这条路基本走不通了。

想依靠内容优势,吸引免费流量,转型直播带货?

想法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。

抖音目前来看,本质上还是卖流量的广告公司。

为什么很多内容好的账号,播放量非常高,但是向直播间的转化非常差?

因为你把免费流量都拿去做转化了,抖音赚什么钱?

现在的直播带货,很多都是现金流玩法了。

直播间人数,要么靠刷,要么靠买。

前几个月,有人测试过直播间投豆荚,ROI(也就是投入产出比)可以达到1:8!

暴利啊!投入10万,就可以赚80万回来!

不过中国就是人多,一有可以赚钱的方法,大家肯定是一拥而上!然后ROI会迅速的被拉低到1:1,甚至亏钱。

当然,现在这个阶段,依靠主播的控场、带货能力,可能还有盈利空间。

但是很明显,直播带货已经越来越难了!

内容型MCN,不做直播带货马上死,做了直播带货等着死。

罗老板跟我说,不是不玩短视频了,而是要换个方式玩。但是绝对不碰重剧情的IP模式!

毕竟豪华装修的办公室还有几个月到期呢!

折腾,就是创业者的宿命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